监督举报电话:010-63909832
   
第三届中国海外投资新年论坛在人民大会堂成功举办
来源: | 作者:oiuc1215 | 发布时间: 2016-01-22 | 9803 次浏览 | 分享到:
在中国“一带一路”重要开局之年刚过,海外投资继续深入的2016年,由中国投资协会主办、海外投资联合会承办的“第三届中国海外投资新年论坛”于1月16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

第三届中国海外投资新年论坛在人民大会堂成功举办

 

在中国“一带一路”重要开局之年刚过,海外投资继续深入的2016年,由中国投资协会主办、海外投资联合会办的“第三届中国海外投资新年论坛”于116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召开。

自“一带一路”这一国家战略提出以来,“一带一路”已经获得国际各国的认同和接受。我国政府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2015已同俄罗斯、波兰、捷克、匈牙利、法国、韩国等20多个国家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或自贸协定,和沿线的欧亚、欧洲和亚太地区等沿线国家成功“对接”发展战略。

作为“一带一路”重要的一环,资金融通方面也捷报频传。2014年底,丝路基金注册成立;20157月金砖银行正式开业!201512月亚投行正式成立,促进“一带一路”海外投资。201511月底,人民币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批准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为世界货币进一步便利了我国企业的海外投资。受此带动,我国企业也积极响应,奔赴海外投资。2015年前11个月,我国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的49个国家进行了直接投资,投资额合计约140亿美元,同比增长35.3%

就在过去的一年,中国投资协会海外投资联合会在积极服务中国企业海外投资的基础上,不断推陈出新,提高服务质量,丰富服务内容,推出了以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帮助为核心的公共服务平台,并取得了积极成果。因此,中国投资协会海外投资联合会在前两届海外投资新年论坛的基础上创新拓展,再次成功举办了“第三届中国海外投资新年论坛”,作为对协会过去一年的总结,并做好新年计划基础,同时也是宣传和解读中国海外投资新动向的盛会。

116,虽然室外还是三九严冬,但是在人民大会堂内却是热潮涌动,一批关心中国海外投资的部委领导、外国驻华使节代表和中国企业家来到这里参加此次盛会。


全体合影



论坛现场


 

9点钟一过,各位嘉宾在人民大会堂集体合影后,来到会场。CCTV财经频道·《城市梦想》王颖、上海新丝绸之路研究院院长丁晓钦共同主持这场盛会。中国投资协会会长张汉亚先生在开幕致辞中说:“我们相信‘一带一路’建设必将成为世界经济在今后一个时期的新增长级。同时一带一路合作建设为各国人员往来提供更多便利,有利于各国互相之间相互了解,建立睦邻友好合作的周边关系,为世界和平发展做出贡献。”随后,外国驻华使节代表也上台发言,并感谢本次论坛,同时希望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获得更大成功。外交部非洲司司长林松添先生在发言中,则向来宾详细介绍了海外投资的策略,以及在非洲投资的要点与机遇,特别强调在农业、港口、工业园、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合作投资可为中国企业带来更大的回报。


中国投资协会张汉亚会长致辞




马尔代夫驻华大使代表外宾致辞


 

在论坛讨论阶段,发言嘉宾纷纷借助自身在海外投资中的经验和理解,为各界来宾探讨投资的成功经验。嘉宾从文化扩展、到民营企业海外投资模式、海外投资风险控制、金融、中小企业等方面带给来宾全新的感受。

赛伯乐投资集团副总裁曾山先生就从自身的投资经验,提出了首先从自身定位出发,然后提出适合的经营模式,并结合既要走出去又要请进来的方针,综合发展。他从把中国的低成本高科技的新兴产业投资、输送到“一带一路”需要发展的国家。以产业为龙头来带动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基础产业、传统产业的输出的弯道超车,到把中国的优势企业的资源,优势企业的资金通过基金的形式众筹在一块,然后到海外“一带一路”的国家以及欧美的发达国家去投资、去建设、去做项目,然后达到互利共赢的运营模型。还谈到:买进欧洲发达国家的先进技术、优秀的企业,通过中国市场的对接,经过中国产业的消化再提升,再把它走出去走向全球的产业输出和全球布局。演讲后,获得了来宾的一致热烈掌声。

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中国投资办事处主任胡援东先生就从中国企业走出去应注意的问题着手,在首先要知己知彼,把握投资风险。第二要做好功课,识别市场风险。第三要科学管理,规避合作风险。第四要整合资源化解管理风险的模式和步骤下,取得海外投资成果。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王志乐先生从中国的海外资本输入改变为输出国为起点,向来宾详细解读了资本输出国的企业特点,指出,只有及时转变企业观念,通过战略、管理和文化的创新完成了从地区性企业转化为跨国公司,再到全球公司的转型。他最后说:‘所以我觉得如果企业走出去应该是以全球公司为样板,不光有全球战略,而且要有全球责任,不光是过去责任要做到,而且要承担现在新的合规的责任。不光在中国要做到,而且在投资所在国要做到,案例已经大量出现了。所以我想我们要有适应现代的中国的从投资输入国变成投资输出国,我们要与时俱进地转变观念,适应这个转变。’